连载
    更新至:
    第125话
    更新于:
    2018-09-01
    作者:
    松浦达磨
    类别:
    校园,悬疑,侦探
    其他译名:累-丑陋的东西都是不被需要的-...

    少女‧累的长相丑陋到让人不想多看一眼。但她的母亲却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女演员,也因此她从小就饱受欺凌。为此,母亲在过世之前便留给她一支不可思议的口红。母亲告诉她「……在妳觉得痛苦的时候就使用这支口红,然后在妳想要的东西上亲一下……」不过,当时年纪太小的她只依稀记得这些话。内心渴望成为跟母亲一样优秀演员的累,在国小的成果发表会上,同学要求她演出灰姑娘一角,但其实大家只是想看她出糗并不是想真心让她演出。长期被欺负的累觉得很痛苦而想起母亲的话,于是便抹了口红上台表演。她在发表会上表现得相当好,让同班同学都很惊讶,但这也让班上一名长得很可爱的同学心生忌妒而想临时将她换下,好让自己上台演出。中场时,这名可爱的同学在班上很有势力,于是在众人胁迫下,累被带到厕所要求换下戏服。当她们两人在厕所独处时,百般痛苦累想起母亲的话,更让她想拥有像那名同学般可爱的面容,于是便拿出预藏的刀子扺住可爱的同学、吻了她。结果,累发现自己的脸跟那名可爱的同学互换了。她把同学关在厕所内要她好好反省,并体验自己曾受过的痛苦,然后累便着可爱的同学脸庞上台演出。累在舞台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称赞。她突然发觉到,难道妈妈她也是……发表会结束后,累回到厕所把同学带到楼顶上,想和同学好好的谈一谈。她感谢同学让自己体会到美好且不同以往的一面,同学也说自己有好好反省了。然而,当累跟同学说希望能彼此成为好朋友时,同学竟然露出厌恶的表情,并拿走累的小刀抵住她的脸,要求累把彼此的脸换回来。但其实累根本不知道换回来的方法。结果在一阵争吵后,同学失足摔下楼,为此自责的累拿起地上遗落的小刀想结束自己的生命……这时,「妳爸爸就是看到妳那丑陋的长相才抛弃妳的。」妈妈的话语浮现脑中。原来她从没见父亲是这个原因。「丑陋的东西都是没用的」、「丑陋的东西都是不被需要的」……于是累在心中下个结论「所以,无论美貌或爱情,都要靠自己去抢。」然后,累的脸恢复成原来的样子。之后,累发现变回来的方法,也就是再涂上口红吻一次对方,脸就能回复原样。于是,同样的模式持续着,但是却出现一个男人跟累说「妳也是盗取别人的脸来生活……」,他虽然知道秘密,可是却提出要帮助累?累会怎幺做呢?

    得知口红使用方的累决定要用它来改变自己的运命!!她在一名得知母亲过去的人,羽生田的帮助下,开始协助一名长得很漂亮可是演戏却平平的女演员演戏。目的是要让这名女演员‧丹泽妮娜被众人记住。然而,丹泽却罹患一种不知何时会突然陷入长眠的病,这长眠可能是数天也可能是数个月,甚至是数年,也因此丹泽时常被周遭的遗忘,所以她很渴忘别人可以记住自己。丹泽是在母亲的帮助下进入戏剧学习,虽然她很努力,但是依旧不敌疾病的攻击。就在她对一切都不那幺看重的时候,遇到了一名懂她的导演‧乌合。丹泽深受导演吸引而对他抱有好感,然而却在演出某部戏时又陷入沉睡。醒来后的她在因缘际会下认识了羽生田,于是丹泽想试试他的提议,让累来帮自己演戏。可是,好巧不巧,就在丹泽让累去参加乌合导演的试镜时,没想到累竟然也爱上了能够看透人心的乌合导演。而知道这件事的丹泽会怎幺做呢?

    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戳破这个为了求生而虚构出来的假象!!丹泽妮娜陷入沉睡后,累在这段时间又经历数个舞台的磨练,让她的美貌跟演技都更加淬炼。然而,「丹泽妮娜」这个名号越响亮,妮娜本人就越频繁地遭到睡眠侵袭,只能在昏暗的房间里度过时光停滞的日子。终于,在两人最初相遇之日起一年半后,妮娜就算清醒时,也绝大部分都处于恍神状态。从旁人眼里看来,她好像在呕气唱反调,又好像已经放弃了一切,完全任由累去自由发展。然而,她之后做出跳楼的惊人行动时才让人惊觉,或许妮娜在那段时间,其实就已经心神异常了也说不定。跳楼后的妮娜成为了植物人,累在这时发现妮娜写的日记,里面只简单纪录着每天的日常,不过这本日记在妮娜的双亲来访时却成了很有用的工具。可是,累在看过日记并遇见妮娜的双亲后,内心却产生了极大的动摇,一度想放弃再继续这幺做。一旁的羽生田察觉后,狠狠给累一记当头棒喝!然而母子连心,妮娜的母亲却觉得不对劲,看着外表是女儿的人,但怎幺说就觉得又不是自己的女儿。面对这样的状况,累能够顺利瞒骗过妮娜的母视吗?

    有没有人愿意看着我的脸、呼唤我的真名?不是用其他人的名字,而是用我的真名叫我。演出「沙乐美」一剧之后,累的演技更加受到注目。而且也和同剧演员‧宇野开始交往。此时,一位酷似累的母亲‧透世的女人‧野菊出现在某家咖啡厅内,她究竟是谁?野菊靠出卖自己的肉体来换取金钱以求生存,因而认识了剧场的幕后工作人员,于是这名工作人员便邀请野菊去看剧,没想到一向排斥戏剧的她在听到主演者是丹泽妮娜之后,便答应前往观赏。她在累出场的一瞬间巧遇,而累和她四目相交之余就仿佛看到母亲似的惊讶了一下,然而一站上舞台又马上融入剧情中。不认同戏剧的野菊在见到后也深受她的演技吸引,然而,野菊却在此时开始接近累,她到底有什幺目的呢?

    原本我还以为这是第一次遇到可以放心地坦诚相对的人……能夺走他人外表的口红。累靠着不可思议的口红之力,将丹泽妮娜的美艳容颜纳入掌中。得以从过去的丑陋生涯中解放的累,靠着抢来的美貌及天赋异禀的演艺才能,赢得了灿烂的舞台光芒。然而,继承同一血脉的妹妹‧野菊,出现在这样的累面前,导致事态急转直下──。累和野菊成为了朋友,但是,天崎先生开始着手从小学调查起,他查访累之前的小学同学,进一步和级任导师接洽后得知其就读的国中,在步步进逼的调查中,羽生田也反调查到天崎是用伪装的身分找寻累,而且他还发现到累的亲生父亲已经在自宅中被杀死了。这时,和累成为朋友的野菊被恩客死缠不休而有生命危险。情急下向累求救的野菊被累带回公寓中过夜。不料,天崎却在这时告知野菊,他查到累在变成植物人之前所接触的对象是「妮娜」───这下,野菊心中想起父亲说的话,而「妮娜」告知自己不可开启的「上锁房间」会有自己猜测的景物吗!?

    我只是想纯洁漂亮地…留在某人的记忆中。能夺取他人长相的口红。累将其涂于己身双唇,借此得到了妮娜的美貌。靠着美丽容貌及天赋异禀的演技,累的女演员之路走得有声有色。但另一方面,得知口红秘密的累的妹妹‧野菊,在暗中潜入累的住家时,遇见了卧床的妮娜。三人之间的爱恨情仇,如今将导向悲哀的交差点……。

    自空无一物的黑暗中,突然绽放火舌的朱红烈焰───能夺取他人容貌的口红。累藉其获得美貌,身为女演员的光辉也顺利地与日俱增。然而这份光荣,却在协力者.妮娜的死亡下唐突迎向终焉。再也无法忍受自身丑陋面貌的累,越来越被美丽的妹妹.野菊之存在所吸引。完全没发现,其实野菊正是替妮娜结束生命的使者……而回复丑陋面貌的累也同时体悟到,「瞧不起不如自己的人」这种感情以及伴随而生的优越感,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!歧视是人类一种再自然、再普遍不过的反应。所以她渐渐把手伸向野菊……

    能夺取他人长相的口红。累透过其力量,并在拥有美丽脸庞的妹妹.野菊协助之下,以女演员的身分攀上梦寐以求的巅峰。但与累的思念背道而驰的是野菊正计划着让累走向破灭之路。母亲曾被逼入奈落谷底──这个事实让野菊心中燃起黑色的复仇之火。究竟,累能够超越母亲掌握耀眼的光芒,亦或是被推下奈落深渊不得翻身呢?如今,终焉之布即将拉起──。

    能夺取他人长相的口红。在口红之力,以及美丽的妹妹‧野菊的协助下,累登上了母亲从前也挑战过的舞台──《马克白》。由于入戏过深,累被逼着直视自己曾犯下的罪行而崩溃,随后累虽因野菊的一番话而振作,但这其实是憎恨着累的野菊,为了在累登至巅峰时,挥下复筹之槌而下的布局。这对受诅咒的姊妹,究竟何者有幸接受祝福之光的照耀呢──。

    更多

    章节列表

    倒序正序